彭州支援湖北醫療隊張帆戰“疫”日記:重癥監護室里的希望

中新網四川新聞2月29日電(鐘欣) 21日,彭州市第一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出發前往武漢。到達武漢后,經過充分的“戰前”培訓和準備,他們于26日進入武漢市武昌醫院,開始了艱苦的“戰斗”。以下整理了醫療隊隊長張帆對自己第一天工作經歷的口述。

彭州支援湖北醫療隊隊長張帆在武漢市武昌醫院。鐘欣 攝

“整理清晨6點,彭州援湖北醫療小分隊準時集合。匆忙吃過早飯后,我們準備前往‘戰場’。清晨的武漢溫度略低,一陣寒風襲來,我不由自主地把脖子往衣領里縮了縮,大概7點我們到達了醫院。

在指定清潔區我們開始‘武裝’自己。逐層穿上洗手衣、口罩、帽子、手套、鞋套、防護服、手套、護目鏡、面屏。1個小時后我被包裹得嚴嚴實實,變成了‘面包超人’。就一個簡單的穿戴過程下來,我已經汗流浹背。

37歲的我,第一次穿上了尿不濕,我想我女兒一定會笑話我了。全部武裝好的那一瞬間,真的有種‘窒息’感。說不緊張是假的,我第一次聽到了自己的心跳,我趕緊調整呼吸,讓頻率慢下來。做了幾次深呼吸后,我跟隨隊員,推開層層防護門,經過了3樓的清潔區、緩沖區、半污染區,最后走進了紅區,也就是我的工作地點——武昌醫院重癥監護室。

為了不耽誤工作,盡量節約時間和防護物資,我們進入病區后不喝水、不上廁所,要連續工作10個小時左右。對清潔區、緩沖區、半污染區、污染區、隔離區、紅黃藍分區我們保持120%的警醒。在不同的區域該做什么事,那根弦,隨時都繃得緊緊的。因為我們都明白,這是我們的‘生命防控線’。

當我進入病房,看到病床上生命垂危的病人,緊張的情緒立即煙消云散,迅速進入了工作狀態。在簡單地熟悉了環境和設備后,值班醫生開始向我們介紹每一位患者的病情和治療現狀。緊接著,我們開始查房。病房里大多都是昏迷的患者,有一位清醒的老大爺讓我印象深刻,他對生命充滿了渴求和希望。他看到我們過來時,像是鼓足了全身力量,給我們豎起了大拇指。每次走到他床前,他都會向我們行一個軍禮。從他的雙眸里,我深深體會到了堅強和渴望,更燃起了我和病毒斗爭的信心和勇氣。在病房工作不到2個小時,我的護目鏡已經模糊了。霧氣騰騰的護目鏡上布滿水珠,我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水汽了。我只好原地站著緩幾分鐘,等護目鏡稍微干一點,再繼續‘戰斗’。

下午5點,該下班了。我們做了多次手衛生后,把防護用品一層層脫下來,戴上外科口罩和帽子,再做好了鞋底消毒和最后一次手衛生。6點40分,我走出了最后一道門,感受到輕松與自由呼吸的味道。

回憶起這一天,我第一次穿尿不濕,第一次聽到自己心跳。呼吸頻率從快到慢,情緒從緊張到平靜。全身衣物粘膩地貼在皮膚上,護目鏡里的汗水更是成股流淌。透過被汗水洗禮的護目鏡,我看見了所有人對早日戰勝疫情的希望。”(完)

責任編輯:曹惠君

[ 責編:曾震宇]

也許你還喜歡

一家4口在華南海鮮市場住43天未感

3月3日下午,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進行封閉消殺時,老顧一家四口從市場走出,至此他們已在華南海

東莞護士日記:如果能用我的長發早點

第一次進隔離區、第一次做發型師、第一位患者出院…… 從1月24日到現在,來自清溪醫院內

“救護冠軍”高銳:點亮生命的一簇火

新華社武漢3月14日電題:“救護冠軍”高銳:點亮生命的一簇火焰 賈啟龍、黎云、孫先鵬 3月

苕吃哈脹,啥意思?跟記者到武漢最大康

3月10日,武漢方艙醫院全部休艙。所有出院患者需在“康復驛站”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,

武漢一老人出院被親屬拒收?工作人員

當前疫情已經得到了很好的控制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。伴隨著越來越多病人的出院,人們

【戰"疫"正前方】賈佳戰地日記 (3月

今天應該是植樹節吧。忽然想到,如果平安回去,要在媽媽家的院子里,種下一棵樹。春天給它澆

最美的愛情,就是我們一起回家

新華社合肥3月14日電(記者劉美子)“龍奶奶與高爺爺對望的眼神,讓我看到了愛情最美好的樣

新生兒隔離病房:武漢的“毛毛”們

這里,是武漢最特殊的隔離病房。 新生的喜悅與病毒的陰霾交織。年紀最小的,一出生就送了

愿過往不留遺憾

夜色落下帷幕已經很長時間了,慢慢的耳邊不再傳來馬路上汽車引擎的轟鳴聲,輾轉反側難以入

大獎 | 復式票圓大獎夢 彩民喜中雙

據介紹,龔先生今年40多歲,經營著一家公司。雖然平時工作忙,但他幾乎從未忘記購買雙色球。